倚天照海花无数

【卫练】无魇

七夕一发爽。清淡型自驾游。
又名《雷雨夜和doi最配了》《花式乱用成语请勿模仿》 

—————————————


<<<


她的公主行头压箱底许久了,按她的想法,几个月过去就是旧衣裳,该被淘汰。她不缺新裙衫,这种小事自是由她做主,她让它们成批送进来,料子还和以前穿的一样精美柔软,流沙想必还是有些家底的。只是箱底的那一套,是她最后做公主时穿的那身,她看着,心情倒也不是十分伤悲,只不过有种世易时移的唏嘘。


她离开新郑的时候,跟着他走,两个人骑马出城去,她仍然穿着那身公主的衣裳,干干净净的,那一夜的血光与灰烬好像没沾染她半分。很多人都在寻找她这个失踪了...

【卫练】一体一魂(完结)

——————

嗷3直达:戳呀戳

——————

『七』


请再次点击观看流沙秘闻


(两个链~接能点开哪个看哪个)


『八』


三日之后的夜里,红莲孤身一人走出了流沙密林,纵马奔向已然变为一片废墟的韩王宫旧址。

没人知道她是去做什么的。


赤练恢复了神智,她已经身处在一片鬼蜮中,周围黑影憧憧,月光惨白。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清醒的,还是依然在梦境中,或许,这不是梦,而是一种非常逼真的幻觉。她知道自己病了,她总做同一种梦,总在睡眠时产生同一种幻觉,那些画面就在她脑子里,只要她一睡过去,就带她回到那个地方。

就是这里。赤练跌跌撞撞地走...

【卫练】一体一魂(五)(六)

日更的感觉是不是很爽

——————————————


『五』


赤练讨厌墨家那一群人。


她厌恶他们天衣无缝的说教、完美和善的嘴脸和无辜的身世。他们全然是无辜的,善良的,让人挑不出错来,所有人都是那么无辜,从上到下,从老到小。这让赤练心存芥蒂,因为她自己的身世未必是清白的,倘若有一天她能知道的话。并且赤练的观念是,这世上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这或许不是她自己的观念,是卫庄传递给她的,她太相信卫庄了。赤练自己本来和墨家是没什么过节的——就算真有她现在也不会知道,当然和盖聂更无过节,只是卫庄怕是和他们有,于是赤练就在公事公办的基础上加了情绪对待他们。


她孤注一掷地相信卫庄,也没有理...

【卫练】一体一魂 (三)(四)

直接走链~接~

(三)

(四)


嗷3直达:(三)和(四)

能点开哪个就看哪个


【卫练】一体一魂 (一)(二)

【一个说明】

 这一篇同人呢,实际上是之前就写好的,投稿了卫练同人合志《红与黑》并被选进成||人||向别册。同人合志在不久前发货,但因为一些[众所周知]的[不可抗拒]的原因别册就没有成功产出,所以现在这篇文可以放出来了。

(以及,想了解同人本有关情况的请不要问我,因为我也不了解具体情况,有想了解的可以去weibo搜索咨询卫练主页君。)

Warning:

R/18。成|人|向。高|H。慎入。

本质是一篇肉|文,肉|文里插了一点剧情。

半原著半私设向。角色设定方面个人发挥较多,脑洞较大。为了食用体验就不剧透了,所以不先详细写出角色设定,总之请理解好“半原著半私设”的意义再食用...

兰因(七)~(十)【完结】

史上终极卡文,卡到月更,卡到瞎写。但秉着“就算瞎写也不能留坑”的精神我还是给它编完了。还想看的看吧,我心愿已了。

『七』

看见那个古怪老头的时候卫斐和卫旻正在流沙总舵出入口处的马厩里喂马。

卫斐在家里,想着有闲便来照看几匹他心仪的良驹,正好碰上从外面骑马归来的卫旻。阳光晴好,空气都透着慵懒,两个人打来水悠哉悠哉地给马儿刷着鬃毛,然后就看见了那位老头。

这是一件非常惊悚的事情,货真价实的惊悚,至少对卫家兄妹俩来说这可能是他们二十几年来在流沙总舵里见过的最惊悚的事。

——因为那个陌生的老头儿,他自己一个人,穿过了流沙防护禁林,堂而皇之地走了进来。流沙的禁林,一是布下了毒瘴蛇虫,二是由纵横...

秦时天九cp混剪名场面玩梗

(随手想到啥写啥,并非全面总结):

卫庄 :我走过八百次花轿,陪练了八百次剑,摘了八百朵花,接了八百次接妹。

赤练/红莲:我八百次站在悬崖边。八百次眺望背影。八百次给楼上吸毒血。八百次回眸一眼就心动。

韩非:我也抱了八百次姑娘,挡了八百次剑,喝了八百杯酒,转了八百圈笔。

紫女:为什么我老是出浴镜头。

墨鸦:谁能有我惨,我被一箭穿胸八百回,还要回头抓住箭。

白凤:求求了,我不想再看天空了,脖子疼。

李开:我还跳了八百回楼呢。

弄玉:要好好保养手,勤涂护手霜,好多手部特写。

天明:我可以抱着月儿转八百圈。追寻她的脚步从未停止。

月儿:就算我知道是他,我还是要一次又一次问,天明,...

天九67集


一、看67集我有种“看吧我之前说什么来着”的feel。


当初我就说,这段回忆杀结束后玄翦会在“秦时天九cp群像混剪”里拥有姓名。果然还是会有不少观众觉得感动痛心的,哪怕玄翦在紫兰轩大战里血虐庄哥让很多人愤恨。


之前还有一个预感我觉得在大方向上是对的,就是玄翦人物和剧情的重要性。玄翦最早在天九第一季(指1-60集)预告里就出现了,可见他的剧情框架是早就设置得差不多的。通过正片对漫画的改动的比较,可以看出玄翦这个角色的作用,由他引出了可能非常重要的【涉及到天九和秦时相连紧密】的剧情——罗网、青龙计划、秦五的农家线,甚至,我猜想也许会牵涉到苍龙七宿。(一个玄翦一个惊鲵/...

【卫练】两方夜

1、短篇,十分清新,十分纯糖。

2、一个莫名其妙的脑洞。我觉得可能是来源于天九60集。

3、写了两个在夜晚发生的事,所以叫《两方夜》,旁友们你们get到我的起名特点了吗。

————

红莲其实始终记得,自己第一次在他面前操控着毒蛇还杀死了人的那个晚上。

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回望那个遥遥相隔的十五岁,她记得那年深夏新郑的雨水格外充沛,王宫里的花木都生长得比往年繁盛,地上总是湿泞泞的,很容易弄脏她绣着精巧花边的裙摆。

那一年,她开始频频从侍女和年长的宫嬷嬷听到“出嫁”这两个字。她们总是在闲谈中有意无意地提到,某某宫里的某个公主,只比你大一两岁,已经送去某国联姻了。她心里也大抵明白这些...

65集

1、新技术,精细的地方精细,虚的地方也虚,不知道是什么科技原理,场景的精细程度比从前高,但人脸边缘轮廓看起来就没有以前清晰,感觉怎么形容呢,像是角色的脸被美颜app柔光磨皮了,尤其是主角,主角磨皮程度最高。而且打斗的时候更虚。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黄昏光线的原因,鬼谷师兄弟齐齐黑了两个色号,尤其是卫庄。

2、还有,我一直以为,3d角色走路步态送膝这种算是比较低级的问题,绝不可能出现在玄机里,毕竟玄机的武打在国产3d动画里是那么一枝独秀,尤其是天九,它的武打动作是那么流畅自然,那么实在丝毫不回避人物肢体动作,打击感和节奏感是那么好,玄机步是那么出名。我上一次看见3d动漫角色走路送膝严重还是隔壁不/...

发现我的那篇小清新的卫练同人热度竟然比我之前开车的高

是因为蹭了战损的热点还是大家其实更喜欢小清新

但我是矢志不渝坚持不懈想开车的

以及我现在看同人的个人选择其实是,无论什么cp什么同人只要没车我是不会点进去的,果然是好燥得慌一女的 ​​​

【努力想严肃但可能没成功的64集观感】

剧透预警。不是我刻意每集都想写,是我实在忍不住内心的弹幕。 以及,我不是啥正经人,是狼心狗肺么得感情么得底线的魔鬼。


一、 玄翦一路唱着“我是谁~为了谁~我的兄弟姐妹不流泪”追逐着纵横。追丢了他就回去了。So,他出场的意义就是打破了卫庄的连胜记录以及辅助拆迁了紫兰轩?

玄翦是怎么把自己搞成这个深井冰样子,这个坑就要接下来填了。有一点,他现在记起了从前的事,也就是说,他最痛苦的那一部分记忆——痛失所爱妻亡子散,可能是他刻意要遗忘的,现在想起来了。

纵横是清楚玄翦变mad的原因的, 可看看他俩对玄翦的态度——卫庄的重点是:因为经历了这些惨剧所以被精神崩溃变深井冰,是软弱,是弱者。”盖聂的重点...

【卫练】伤·花·萤

1、天九战损庄×包子脸可爱小公主莲

2、战损初吻梗。

      万字短篇奋力证明为啥战损男A好吃。

3、纯粹为了发糖,不具有剧情预测功能。

4、没车,真没车。为啥没车去问玄翦。

5、一个写文和起名花了一样长时间的文。我宣布我在起名上弃疗了。

     名字就是“受伤的庄哥和小红花和萤火虫”的简称。

 

——————

 

他从一个梦里跌进又一个梦里,每个梦境都是暗红色的一片,断壁残垣,手中的剑一次又一次被击飞脱手,而后他无尽地下坠,坠...

63集 含剧透无节操随意感想

1、看完最大的疑问是:小师哥背着庄哥跑路的时候,你们带上鲨齿了吗……带上了吗……真的带上了吗……

(卫庄昏迷前的内心呼唤:剑!我的剑!!我的剑呐!!!)

2、觉得小师哥按这个发展不应该发展成剑圣,应该发展成剑仙,感觉他接下来就要学会御剑飞行了。而且我不记得他在秦时里用过这个“飞剑转弯”技能……

3、小师哥给本来就濒临破碎的紫兰轩带来了最后一击。但流沙是不可能没有据点的,看预告红莲说她要加入流沙那里,他们又在一个和紫兰轩内景非常类似的场景里了,不知道是在攥废墟基础上重建了,还是换了个新地方。

4、玄翦是对盖聂的脸有什么独特的记忆或者说印象么。玄翦和卫庄哐哐...

兰因 (三)~(六)

史上最强卡文,卡到月更,下一更时间不定,可能遥遥无期。

写文全程反思我为何不去开车,我写车比这手速快多了。

因为想写的大都是碎片,想整合在一起非常难受,但是卡的过程中也有灵光一现的时刻,比如庄叔的“强者理论”,我终于想出了另一种写法。因为一直以来,我也不是那么的认同庄叔的强者理论,我觉得任何一种理念、观点、看法都一定要从多个方向来辩证,无关对错,就是一定要换向思考从前都在写正向的认同,但这次我写了另一个方向的。而在文中对庄叔的“强者理论”提出不同理解的,最适合的人就是赤练了。

一定要让赤练来说,才最有说服力。

以及,我终于把卫斐和卫旻以及盖思行的剑的名字想出来了。

~~~~~~~~...

天行九歌61、62集

1、两集四舍五入全是打戏,大场面,连在一起看比较爽,经费在火焰中烈烈作响。我总担心这段结束后就要集体换脸,全程都是一种“且看且珍惜”的心态。

2、关于卫庄vs玄翦

先来个经典句型模仿造句:多年以后,在秦时明月里已经长成xxxxl号身材武力值也番了可能不止一番的卫庄,可能依然会回想起来韩国犹在的那年自己在炸掉大半紫兰轩里被黑白玄翦把剑打脱手的那个夜晚。

在天九前六十集,无论是1V1,1V2,1V4 还是1V一大帮都轻松碾压slay全场砍人如砍菜掐人如掐鸡的卫·打戏小王子·流沙扛把子·庄,终于在新篇章里遭遇了自己目前为止干架生...

【卫练】菉竹夜话

》》》

本来这是一篇打算在秦六赤练挡箭播出之后写的车,文内时间也是在这段剧情发生之后。

但是,秦六播出尚无定数,等更新到这段剧情更不知要多久,可我现在就想开车。

So,一切剧情上和角色上的私设都是为开车服务的(本来也没多少),just一个肉文不具有预测剧情功能,上车吃肉就完事了。

在雪地里就叫《野雪》,在竹屋里就叫《菉竹夜话》,下次要是写在船上的就直接叫《船戏》(并不是······)

Waring:18R,微重口味预警,慎入。庄哥的战损车。(庄哥战损车的特点:和没战损一样。)


试读片段

从大...

兰因(一)(二)

我也没想到,9012年了我还在写《卫家双煞》的衍生篇。算上《东流》和这一篇,我觉得可以不用叫番外了,换个称呼吧,叫“卫练子代系列文”,虽然我感觉这绝对是最后一篇了。

关于设定,子代系列文的私设那是如山如海,不仅私设出了卫练的孩子,这篇里连孙辈都私设出来了。《女杀手》之后很多看同人的小伙伴都会把我的同人当成原作向来看,当然这算是一种认可,让我非常感激,但我觉得其实不一定是,大家也许可以用看现代背景或者架空背景的卫练文的心态来看这些子代系列文(或者其他的),反正都已经写出这么远了。


京剧《锁麟囊》里有句唱词,“休恋逝水、苦海回身、早悟兰因。”当然,原意大抵是指要趁早看破世间离散...

lofter出了好几天bug,一直登不上来,今天终于好了

看见了看文的朋友们的评论,很开心

无论在微博、Lofter还是贴吧,都有人留言评论,问我会不会开新坑

我心里的确是有一个坑没填的,就是之前说的《卫家双煞》的番外,就是卫斐和盖思言的故事。不过想了想,如果写出来,也不仅仅是他们两个人的故事,其他人,比如说卫练,应该都会涉及到。感觉用“《卫家双煞》番外”来解释和称呼《东流》和还没动笔的这一篇,已经不够了,所以可能会叫他们“卫练子代系列文”吧。到时候合集名称也改一下。

不过具体什么时候能写出来、让大家能看到还另是一说。把一篇本来的cp同人写出这么远,是我也没想到的,但既然我心中有故事,写出来总比不写好...

【卫练】艳火·下&后记

(十三)

(十四)

(十五)

AO3:


『后记』


一个肉文要什么后记,肉文没有后记,爽就完事了!

……

……

……

但是话痨选手还是要有后记的。

《艳火》本意就是想搞肉,然后肉里塞了点剧情。

《艳火》标题可以说是字面意思。(我为啥要解释标题呢,为了证明我终于不是起名废了),“艳火”可以等于“业火”,“业火红莲”算是固定搭配嘛,“艳火”也可以等于“欲火”,艳丽的欲火,女体的欲火,生命之火,欲念之光。

反正这就是讲两个欲火焚身的人故事。


【先说一下《艳火》里面的一些受到其他作品中的情节或者台词的启发和联想而产生的梗。(或者直接用了...

【卫练】艳火(中·二)

全程走链接你们懂,这不是开车,这是春运(逃走)
祝大家新春快乐!万事如意!看文愉快!

图片登车:一号车厢    二号车厢    三号车厢 

                  四号车厢    五号车厢    六号车厢 

ao3一发到底...

由于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发车越来越艰难,Lofter上的图片外链也很容易挂掉,所以在AO3  上传了同人,以后这也是作为稳定的外链地址。目前只上传了一点点,之后陆陆续续会把同人都搬上去。

AO3主页

【卫练】艳火(中·一)

『七』


还是卫庄有办法整治她,红莲一边咕咚咕咚往嘴里灌着苦药汤一边想。

扎实温热的被握住的感觉,仿佛还停留在她脚上,她一想起来心就要多跳两下。她不得不设法让自己快点好起来,恨不得多喝一倍的药。

她觉得这次她绝对没有会错卫庄的意。

她终究是服从了,其实服从谁都是服从,“服从”这件行为本身是一样的,但对方是不同的人,这事情好似截然变了个不同的性质。

爱与被爱实质上就是一个被驯服与驯服的过程。你爱他,你便要被他驯服,而他爱你,你也在驯服着他,这是一场天长地久的彼此妥协,方法是用心,用话语,用热吻,用爱抚,用肉身。

没什么大不了的。红莲继续咕咚咕咚灌着苦药汤。很快投降的不只...

【卫练】艳火(上)

【食用说明】

1、半原作半私设。

半原作→_→背景是原作背景:姬无夜死后到韩国覆灭这一段。

半私设→_→人设有私人添加:因为xx得不到满足所以作天作地的暴躁公主×表面高冷禁欲实则行为xx的大将军

2、人设基本就是以上↑↑↑这个人设。高能预警,不喜勿入。

3、情欲向。可能多肉。18R。(这一发是没有啦等下一发)

 

 

『一』

红莲公主跳湖了。

此事说来话长。

 

『二』

红莲公主的大婚轰轰烈烈张罗了好几个月,却没有想到是这样的收场。谁也没有料到。

她自己料没料到,别人就不得而知了。

她大张旗鼓地出了一次嫁,最终却又回到了韩...

2018年书单

埃莱娜·费兰特“那不勒斯四部曲”

福克纳《八月之光》

麦卡勒斯《伤心咖啡馆之歌》

黑塞《德米安》

黑塞《悉达多》

萨特《恶心》

弗吉尼亚·伍尔夫《到灯塔去》

弗吉尼亚·伍尔夫《达洛维夫人》

加缪《局外人》

加缪《鼠疫》

加缪《西西弗神话》

福柯《疯癫与文明》

契诃夫《三姐妹》《樱桃园》《万尼亚舅舅》

达芙妮·杜穆里埃《蝴蝶梦》

D·H劳伦斯《查泰莱夫人的情人》

京极夏彦《姑获鸟之夏》

井上靖《楼兰》

村上春树《海边的卡夫卡》

村上春树《刺杀骑士团长》

森见登美彦《春宵苦短,少女前进吧!》...

【卫练】野雪

纯车。野合。一发完结。

---------------------------

试读版:

她醒过来,感到阵阵寒冷,冬日的夜风低低刮过地面,让干枯的草木发出簌簌的响动。火堆只剩零星的红光在雪地里闪烁,月光投下来,在不远处反射出一片冷冷的白色光斑。抬头看看天,星子稀疏,这轮月亮堂堂正正地挂着,愈发显得孤冷。

她裹了裹斗篷,坐直了,守夜的不知是隐蝠还是换成了白凤,总之她看了一圈,都没找着人,十有八九这两位都在树上。无双躺下来像座小山,睡得死沉,麟儿在他怀里窝着倒是暖和。其余的流沙手下也靠着周围的岩石休息,不远处是这次流沙带的杂兵,他们许多人聚在一处驻扎,不肯离流沙的上层杀手更近一些。

她起...

《卫家双煞》番外《东流》下&后记

(五)


卫旻发觉,她只有在和盖思行做那种事情的时候,她才是仁慈的。她通过这种方式,最大限度的向盖思行展现了她的仁慈。

只有在那些时刻,卫旻才觉得自己像个女人,别人口中说的“女人”,她看似不屑一顾但又耿耿于怀,一直在暗暗寻找的“女人。在那些时刻她可以变得宽容与温和,不再与某种看不见的东西对抗,而是穿了一层好似温情的外衣。

但她想也许那是假象,她的情欲和她的暴行一样深不见底,她注视来自于心底的深渊,深渊也同样在回望着她。 


她只对盖思行一个人说了方杜若的事情,在两次情事之间的间隙,她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方杜若死了。”

盖思行无言地在透过窗棂...

《卫家双煞》番外《东流》中

【说在正文前】

还是诚挚地在小伙伴们看文前做出提醒,这个故事可能和一些朋友们预想的不同,开始不同,结尾不同。再次讲这是一个和所谓“圆满”“幸福”不搭边的故事,但也无法用简单的BE或者HE来概括。虽然我不认为我自己能写出多么好的故事,但毕竟在我心里,一个故事如果只能用以上这些标签来概括,那一定不是个好故事。

之所以要写一个其实和卫练已经没有什么直接关系的故事,一是我心里存在了这个故事所以要展现出来,二是我确实又我想表达的东西。在贴吧和老福特已经有一些小伙伴讨论故事的用意,当然用意也不会是一方面。我会在故事结束之后搞一个后记的。

还请喜欢HE的,和对方杜若未来寄寓了美好希冀的看文的朋友见谅,...

《卫家双煞》番外《东流》(上)

老规矩还是先预警一下吧,这可能是一个出人意料的番外。虽然梗在正文中早就埋好了而且提到了两次,但我相信不会有人想到的。(hiahiahiahia)
以及,这可能并不算一个快乐圆满的故事。
————————————————

(一)

方家大小姐方杜若年方二八,据说容貌清秀端丽,性格温雅淑仪,是养在深闺的照水姣花。方老爷是地方大贾,行商多年,黑道白道都走,做的是江湖生意,却不肯让自己的儿女染半分江湖习气。这几年道上多出不少抛头露面跑江湖的年轻姑娘,不知道从哪里刮起这等败坏之风,方老爷十分看不上。江湖里钱是好钱,人没有好人,他赚着江湖人的钱,是要给自己儿子投功名,让自己女儿嫁名门的。

方杜若本本分...

整理了合集,比较方便查阅,看同人的朋友可以去合集那里看了。

© 林优檀 | Powered by LOFTER